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九之后(1949年后的当代历史)

所有文章皆已在网易历史刊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章东磐谈《父亲的战场》:别拿父辈尸骨赚钱  

2009-08-04 19:13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网易湖北武汉网友 ip:220.113.*.*: 2009-08-05 10:03:10 发表
   “国民党的房子上挂的牌子居然是国民党第五十五师,应该是中国革命军第五十五师啊”不知你是二百五还是编辑是二百五,应该是“国民革命军第55师”!!

十年调查 章东磐还原滇缅远征军历史 重塑历史认知

这是一段在相当长时间里被主流社会刻意遗忘的历史——1944年,中国远征军在滇(云南省简称)缅战场上,与美国盟军密切配合,在中国本土主动对日军发起战略反攻,并将其逐出国门。随着1945年内战的爆发,这段历史被湮没。

战役发生60年后,一群民间人士开始找寻这段历史的真相。其中包括短暂加入的企业家王石、滇缅战场上牺牲的美国梅姆瑞少校的两位女儿、二战时驻华美军总司令史迪威将军的外孙。

如今,发起这次民间调查的章东磐将其十年的调查整理成书——《父亲的战场》。章东磐说:“关于滇西,关于抗日战争史,我只有力量和勇气写这一本书。还有更让人痛心与痛彻骨头的事,自己没有足够的心理承受力去写。”

55岁的章东磐,身份不定,在文人中声称自己是商人,在商人中说自己是文人。当过兵,做过文物鉴定家,编辑美术……他建了中国第一个原木度假村。今天的生意是做军用手电筒。

缘起:现代版的迷你文职远征军

最近,美国大片《变形金刚2》热播,很少人知道该片中出现的军用手电筒是章东磐做的;就像曾经很少中国人知道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我国滇(云南简称)西战场,曾经有一支远征军。

在1999年之前,章东磐和大多数人一样,对滇西战场毫无概念,因为这是一段在相当长时间内被主流社会刻意遗忘的历史:

1944年,第二次世界大战滇缅战场上,中国军队展开反攻。兵分两路,代号X的中国驻印军,向东收复缅甸北部;代号Y的中国远征军,从云南出发,越过怒江横扫滇西。最终,在美国盟军密切配合下,反攻赢得胜利。滇西战场的胜利是中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,在抗击外国列强入侵的正面战场上取得的首个胜利。

随着1945年内战的爆发,滇西战场很快被“遗忘”了。1999年,云南的一本叫《山茶》的杂志(后来的《华夏人文地理》)对滇西战场进行了报道,正巧被当时在云南做生意的章东磐看到。他决定组织一支队伍去寻找这段历史的真相。

章东磐将他的考察队伍戏称为“现代版的迷你文职远征军”。队员们背景各异,有人在深圳,有人在云南,有人在美国;有人是商人,有人是作家,有人是家庭主妇……没有专业学者,没有官方背景,也未受托于任何学术和媒体机构,他们只是被远征军的历史所吸引。

寻找:“那是一条毒贩才走的路”

为了找到那支远征军的足迹,章东磐和他的队伍曾三次徒步翻过高黎贡山,这是二战时海拔最高的战场。当地的老人说,他们走的是一条“只有毒贩子才走的路”。让章东磐吃惊的是,当时的战壕还在、阵亡者的尸骨还在、电话线的磁座还在。“但这么重要的一个战场,几乎没有什么学者实地考察的记录”。

高黎贡山上的老乡告诉章东磐,前不久北京一所名校的地理学教授带四个研究生要走这个山。早上这五位科研者开始翻这个山,下午的时候便想办法找救援者。当地的乡党委书记带着一些人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弄了下来。

在滇西的小村子里,章东磐只要向70岁以上的人一打听,总有老人家能对那场战争说出个一二三四,随便扒拉一块土地,就能扒出个带引线的炮弹,那场60多年前的战斗,把当地人训练成炮弹专家了,他们已经学会如何排除炮弹。

章东磐欣慰地发现,历史在它的发生地总会以各式各样有趣的方式鲜活地延续下来,以一些料想不到的方式存在着,影响着今天的人。“在腾冲有私人创立的很小型的、不成样的战争博物馆;还有一位生意做得大一些的酒店老板长期从各方面筹措资金,分发给那些无人赡养的老兵。云南腾冲的李植老伯早已印制好自己的丧帖,上面用宋体字庄严地印着‘中国远征军预备二师卫生队长’。”


其人:入伍碰上认军法不认军长的连长

章东磐干什么都是一个业余工作者,都是兴趣使然。他当兵退役以后在故宫博物院工作,结果成为鉴定家;后来在人民画报出版社编辑美术史,得了金奖;然后又帮一家彩印厂赚了一个亿;中国第一个原木度假村是他建的。他今天的生意是以前军用的手电筒。

如今,章东磐又做了一份业余工作,将十年的考察成果写成了一本书——《父亲的战场》。有人说他的书里有学术缺陷,他马上举手投降:“我是在北京十小读书的,我就读到小学五年级便没有上学了,后来除了打群架就是偷鸡。那时候形成非常好的专业技能,一天偷40多只鸡。后来回到196师,再后来那些故事都是乱七八糟的,永远都是乱七八糟的。做学问,我也想但是弄不了。”

其实,章东磐的父亲与那支滇西的远征军没有任何关系,将书取名为《父亲的战场》纯属为了表达对牺牲的父辈的尊敬。章东磐的父亲是老革命。“文革”时将15岁的儿子送进了部队。

“当年,我参军的部队在天津。有一次周末请假去看父亲的战友——那个军区的军长。连长让我下午5点回,可军长太太留我吃饭,说她会打电话告诉连长这个事情。结果,晚上8点回到部队,连长立马把我叫了过去。我说是军长留我吃饭的,可连长说他不认识军长,让我当天晚上背枪站了一夜岗。”

“这件事情,对我一辈子都有影响。我在部队里学会了用意志力战胜困难,学会了受委屈。”

话语者章东磐:以史为鉴

“如今的中国基本上是“话语双轨制”,民间与官方是两种话语方式。从过去到现在这样的话语方式,是一种进步。我们中国人几千年来总是喜欢说“以史为鉴”,鉴是镜子的意思。但实际上我们的“鉴”用的是毛玻璃,脸上的麻子都是看不到的。但我们必须看到这些麻子,才会有进步。”

尊重阵亡者

“我们总是习惯于笼统地讲历史,我发现在龙陵县为远征军立了一块碑,碑的两面是两个不同的官员题的字,讲述的是相同的内容,但对于伤亡的数字却是完全不同的,这太荒唐了。看看日本人的战争记录,他们对于每次战役中缴获的弹药都精确到个位。他们在中国、缅甸的战场上为每一匹死去的军马立碑,死亡军人的数目是精确到个位的。而中国人,动辄说死亡数千,这是对牺牲者的尊重吗?”

骨子里的宽容

“这次调查前后,对我个人生活没有影响,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不按规则生活的人。但对于我的性格是有影响的。我在那些老人身上学会了宽容。以前我们总嘴巴上说要宽容。但那些老人,受了那么多苦,仍然真心说要宽容,那是从骨子里说的宽容。”


调查:在公民社会历史研究并非学者专权

长江商报:调查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章东磐:内讧。当调查出现一点成绩的时候,就会出现问题。其实,我们应该像西方人那样,一开始就把规矩立好,比如你从哪里来,飞机票的钱谁出,调查出了成绩,排名先后是怎么样的。中国人总是认为事前谈这些事情不好,大家只要热心,都可以把事情做好,其实不是这样的,必须有规则。否则就会出问题。

长江商报:怎么没想到请一个历史专业人员加入?

章东磐:对于公民社会来讲,历史研究并不应该只是历史学者的事情。每个人都是有责任的。

而且我们并不能说不专业,特别是对于中国远征军这段历史的研究。我们所翻越的高黎贡山,没有一个研究二战的人走过,我们请所谓的专业学者有什么用?相反,应该是他们请我、付我钱才对。2005年,中国社科院一个权威的史迪威(二战时驻华美军总司令)研究专家还在中央电视台说,美国陆军没有人在中国参战。而事实上,1999年,民间学者孙敏在云南腾冲和顺乡发现的一组照片,即已证实了美军顾问团的存在。你说,我们如果花钱请这样的学者值吗?

真相:不要打断吹牛的老兵

长江商报:对于历史真相的甄别是很多人会思考的问题,您会采取什么办法进行这些事实的甄别。

章东磐:用相关的历史知识和逻辑思考。比如有的老人会说,1944年他们就退役回家了,是不想打内战。其实,那个时候没有哪个兵真正想到会打内战。他们回家,一般都是为了家里。还有的老人会说自己打完了这个战役,又去打那个战役,但事实上两个战役是同时发生的。我们一般听老人家吹牛,都不会打断,因为他们太可怜了,为抗日付出了那么多,现在都食不果腹。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人愿意听他们吹牛,就让他们吹吧。

长江商报:如今,对于滇缅战争,中国开始修了很多纪念碑。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纪念?

章东磐:我们总是喜欢说“文化产业”,但文化以产业为标杆对于文化而言绝对是灾难。现在,在远征军的战场上是有人树碑,当做文化资源,但又把这些资源纳入了产业里面。如今为纪念远征军搞的那个国殇墓园,居然是卖门票的。中国所有的纪念碑都被称为景点,而这在国外应该被称为“国家纪念地”,这绝对是应该有区分的。怎么可以拿父辈的尸骨赚钱?如果要管理好这些东西需要钱,为什么不成立基金会,我相信有许多人愿意捐钱的。

战争史:“顺溜”热播说明我们不懂战争

长江商报:前不久热播的电视剧《我的团长我的团》也是讲滇缅战场的历史,您看后有什么感受?

章东磐:那电视我没看过,不过我看了同样是抗日题材的片子——《我的兄弟叫顺溜》。只看了三集不到,简直没法看下去,到处是硬伤。比如那个司令和顺溜到国民党五十五师去,国民党的房子上挂的牌子居然是国民党第五十五师,应该是中国革命军第五十五师啊;而且那司令腰里居然别着两把不同型号的枪,那意味着司令要带两种型号的子弹,司令他有那功夫吗?最离奇的是,顺溜一人居然用那枪打死一百多个鬼子。日本人打仗是非常现代化的。那么多人死在同一把枪下,他们是会不惜代价发动军事攻击的。这样漏洞百出的片子,怎么会在中央电视台一套播?这充分说明没有几个人真正懂得战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