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四九之后(1949年后的当代历史)

所有文章皆已在网易历史刊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黄金荣1951年的自白书  

2009-07-13 20:0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小时候在私塾读书;十七岁到城隍庙姨夫开的裱画店里学生意。二十岁师满,在南门城内一家裱画店里做生意,五年后考进前法租界巡捕房做包打听。那时候,觉得做裱画司务没有出息,做包打听有出息。现在想来,做包打听成为我罪恶生活的开始。

我被派到大自鸣钟巡捕房做事,那年我二十六岁,后升探长,到五十岁时升督察长,六十岁退休。这长长的三十四年,我是一直在执行法帝国主义的命令,成为法帝国主义的工具,来统治压迫人民。譬如说私卖烟土,开设赌场,危害了多少人民,而我不去设法将其阻止,反而从中取利,实在真不应该。

蒋介石是虞洽卿介绍给我认识的。国民党北伐军到了上海,有一天,张啸林来看我,他们谈起组织共进会,因为我是法租界巡捕房的督察长,叫我参加,我也就参加了,就此犯一桩历史上的大罪恶,说起来,真是无限的悔恨!后来,法租界的头脑费沃利,命令禁止共进会在法租界活动,一方面张啸林要利用共进会发展他们的帮会势力,所以对我不满意,我因为职务的关系,就和他们闹意见,从此与张啸林避不见面,不久,我辞去法巡捕房职务,退在漕河泾了。我在法巡捕房许多年,当然有些势力,有许多人拜我做先生,我也收了很多门徒,门徒又收门徒,人多口杂,就产生了在社会上横行霸道、欺压善良的行为。我年纪大了,照顾不到,但无论如何,我是应该负放纵之责的,因而对于人民我是有罪的。

解放以后,我看到共产党样样都好,人民政府是真正为人民的政府。几十年来被帝国主义军阀国民党统治下的上海,整个变了样子,政府根绝了贪污,社会上没有敲竹杠仗势欺人的事情。我今年八十四岁,已经二十多年不问世事,但经过了这个翻天覆地的变化,看到了伟大的人民力量,再检讨自己六十岁以前的一切行为,感到非常痛苦。一方面我对于人民政府对我的宽大,表示深深惭愧和感谢,一方面我愿向人民坦白悔过。恳切检讨我的历史错误。请求允许我立功赎罪。

我坚决拥护人民政府和共产党,对于政府的一切政策法令,我一定切实执行。现在,正是严厉镇压反革命的时候,凡是我所能知道的门徒,或和我有关系的人,过去曾经参加反革命活动或做过坏事的,都应当立即向政府自首坦白,痛切承认自己的错误,请求政府和人民饶恕;凡是我的门徒或和我有关系的人,发现你们亲友中有反革命分子要立即向政府检举,切勿徇情。从今以后,我们应当站在人民政府一边,也是站在人民的一边,洗清个人历史上的污点,重新做人,各务正业,从事生产,不要再过以前游手好闲,拐骗人,吃讲茶乃至鱼肉人民的罪恶生活。这样,政府可能不咎既往,给我们宽大,否则我们自绝于人民,与人民为敌,那受到最严厉的惩罚,是应该的了。

现在共产党宽大为怀,使我有重新做人的机会,在毛主席旗帜下,学习革命思想,彻底铲除帝国主义的封建思想意识,再不被反动派利用,做为人民服务的人。

最后,我谨向上海市人民政府和上海人民立誓,我因为年纪大了(今年八十四岁),有许多事已经记忆不清。话也许说得不适当,但是我的忏悔惭愧与感激的心,是真诚的!是绝不虚假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